中国教师发展基金会会报
西藏自治区报刊出版中心主办
国内统一刊号:CN54-0014
 
首 页
语 文
数 学
物 理
化 学
图 书
试 题
教师版稿件查询
作者姓名: 
教师版投稿热线: 0351-5273515
报 社 热 线
文科编辑中心: 0351-5273596
理科编辑中心: 0351-5373509
图书编辑中心: 0351-5273508
图书订阅热线: 0351-5273519
报纸订阅:0351-5273523
点击申请
点击申请
点击申请
您现在的位置: 语文频道 > 高中粤教拓展阅读
《呐喊》中的人物形象
时间:2016-2-29 14:25:50        作者:佚名        来源:学习周报

  小说是塑造人物形象的作品,它通过人物形象的塑造,来表达作者自己的观点。《呐喊》塑造了大量性格鲜明、个性突出的人物形象。

  第一类:压迫者

  这类人物有《阿Q正传》里的举人老爷、赵太爷,《风波》里的赵七爷等。有趣的是,这些人大多姓“赵”,因此分辨起来非常容易。他们识字,有财产,地位高,说话牛,一般老百姓见到了都觉得气短。《阿Q正传》里的赵太爷说话凶狠,“你敢胡说!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本家?你姓赵么?”“你怎么会姓赵!——你哪里配姓赵!”《风波》里的赵七爷无知且蛮横,“皇恩大赦?——大赦是慢慢地总要大赦罢。”“但是你家七斤的辫子呢,辫子?这倒是要紧的事。你们知道:长毛时候,留发不留头,留头不留发……”总之这些人都非常了得,他们既有话语权力,又拥有相当大的财力,所以,在村里、镇里都是说一不二的人物。他们是封建统治秩序和伦理纲常的顽固的维护者和捍卫者,是典型的封建卫道士,是腐朽败坏的旧道德熏染下的伪君子、道学家。如果有诸如以下犯上的事情出现,他们不是暴跳如雷、痛心疾首就是唉声叹气。鲁迅对这类人物的鄙视和憎恶是显而易见的。他们的“权威”和他们代表的旧时代、旧文化,一直是鲁迅不遗余力鞭挞的对象。

  第二类:革命者

  《药》里的夏瑜最为典型。他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者。他家境贫寒,因此贪婪的牢头从他身上“榨不出一点油水”;他对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有明确的认识,推翻清朝统治,建立“我们大家”的天下是他的斗争目标;他意志坚定,在狱中坚持宣传革命道理,甚至劝牢头造反;在对敌斗争中“不要命”,不怕牺牲,英勇无畏,毫不动摇。最后,他在敌人的屠刀下慷慨就义,表现出革命者大无畏的英雄气概。

  夏瑜的革命斗争,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,代表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,因此鲁迅先生热情赞扬了他为革命献身的精神,但同时也描写了他的斗争的悲剧性。他的革命主张不为广大群众所理解,他的革命行动没有得到广大群众的支持,甚至连他的牺牲也没有赢得群众的同情。他讲的革命道理,人们听了“感到气愤”;他挨牢头打,人们幸灾乐祸;他说阿义“可怜”,人们说他“疯了”;他被封建刽子手杀害,人们“潮水一般地去看热闹”;甚至他母亲对他的英勇献身也不以为荣,反而感到“羞愧”。更可悲的是,他为革命所抛洒的热血,竟成了华老栓给儿子治病的“药”。总之,夏瑜的死并没有在社会上引起什么积极反响,只给自己的母亲带来了悲哀和羞愧,给愚昧的群众带来了一剂假药,让健壮的看客观赏了一次“杀人的壮举”,给无聊的茶客增添了茶余饭后的谈资,给贪婪的刽子手提供了一次诈骗的机会。所以,夏瑜的死是寂寞的,悲凉的。

  但是夏瑜的牺牲,也并非毫无影响,第二年清明时节坟头出现的花环,正是对这位“寂寞奔驰的猛士”的慰藉,说明革命者仍在怀念他,革命火种还没有、也不会被扑灭,它在黑暗中给人以希望。夏瑜在小说中始终没有出场,作者是用侧面描写,通过刽子手和茶客们的谈话刻画他的形象的。

  第三类:帮闲

  在鲁迅的小说里,帮闲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群体,他们无处不在。《药》里的“驼背五少爷”“花白胡子”,《阿Q正传》里“未庄的闲人们”,《明天》里的“红鼻子老拱”和“蓝皮阿五”等,都是闲人。帮闲既可以是帮凶,也可以是庸众,反正他们是没有什么大的主见的,永远都是应声虫,随大流,有他们不多没他们不少。正是这样的一些帮闲,构成了“压迫者”的随从众多的表象。鲁迅对于帮闲的厌恶由来已久。这些帮闲作为一个群体目标非常不明显,不容易打击。他们对革命者自然是具有伤害性的,但是同时,革命者对于这些帮闲还真是没有太好的办法。

  第四类:受苦受难兼愚昧无知的民众

  《药》里的华老栓,《明天》里的单四嫂,他们的命运非常凄苦,但他们逆来顺受,从来不会想怎样去改变自己的命运。他们构成了社会中最大的底层,就像河底里的淤泥,无声无息。这类人物就是为读者熟知的,所谓“哀其不幸,怒其不争”的一类人物。写到这些人时,鲁迅的笔墨就变得沉重起来。

  第五类:旧知识分子

  《孔乙己》里的孔乙己,《白光》里的陈士成,《端午节》里的方玄绰,这些都是因循守旧、看不惯新的事物、喜欢在过去的世界里思考问题的人物代表。鲁迅通常用轻快和嘲讽的语气来写这类人物,这表明这些人物所代表的一些势力,在鲁迅的心中并没有占主要的位置。

  第六类:善良人

  《一件小事》里的车夫,《故乡》里的闰土,《社戏》里的六一公公、双喜和阿发是这类人的代表。在这些人物里,车夫的人物形象最高大,双喜、阿发、闰土则是一群可爱少年的形象,六一公公善良可亲。

  第七类:“阿Q”们

  在鲁迅的小说里,阿Q可以作为一个最有代表性的形象而独自作为一类人物。在其小说里,没有一个人物形象具有阿Q这样的完整性。但是我们可以看到,在鲁迅略带嘲讽的语调中,阿Q身上的特性在很多人身上都有。他的“自欺欺人”“精神胜利法”,他的“欺软怕硬”“自我作贱”,都具有相当大的普遍性。所以,虽然阿Q只有一个,但是在其他的人物身上,或多或少都带有阿Q精神。作为改造“国民性”的理想中的一个最大的成果,鲁迅成功地塑造了阿Q这样一个人物形象,把中国人的深层的人物性格揭示得淋漓尽致,这是他的一个巨大贡献。

订阅须知 - 投稿须知 - 广告合作 - 渠道合作 - 联系我们
Copyright2006 - 2010  www.xxzb.com.cn  All Rights Reserved
版权所有:学习周报社  通讯地址:山西省太原市06069信箱  晋ICP备07500237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