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教师发展基金会会报
西藏自治区报刊出版中心主办
国内统一刊号:CN54-0014
 
首 页
语 文
数 学
物 理
化 学
图 书
试 题
教师版稿件查询
作者姓名: 
教师版投稿热线: 0351-5273515
报 社 热 线
文科编辑中心: 0351-5273596
理科编辑中心: 0351-5373509
图书编辑中心: 0351-5273508
图书订阅热线: 0351-5273519
报纸订阅:0351-5273523
点击申请
点击申请
点击申请
您现在的位置: 语文频道 > 高中语文拓展阅读
我的老师冯至
时间:2016-2-29 8:50:21        作者:李肇星        来源:学习周报

  我在山东胶南老家上中学时,在鲁迅先生一本什么书中读到过这样的话:冯至是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后出现的中国最优秀的抒情诗人之一。

  等我到北大念书后,才知道冯至是我们西方语言文学系的主任。两个月后,我第一次见到了大名鼎鼎的冯至本人。那天傍晚,我们到京郊大兴县一个人民公社参加劳动后坐校车返回,他在北大南校门迎接我们。我们下车列队后,系学生会主席、一个德文专业高年级学生说:“请系主任冯至先生致词。”

  我看见从欢迎队伍中走出来一位头发又多又乱、有点像爱因斯坦的发型的中年人。如果不介绍,简直会把他当成锅炉工,根本不会想到他是一位“抒情诗人”。他穿着一身不知洗了多少遍的中山装,上面好像还缺了几粒扣子,脚穿一双布鞋。只有他宽大脸庞上那副又大又圆的眼镜,显得很有气质。

  提到爱因斯坦,是因为我们大都熟悉他的照片。听说当时北大的副校长、物理学家周培源曾是爱因斯坦的学生。而我在北大的“三好学生”证书和毕业证书,都是由副校长先后颁发的,当然这是后话了。

  冯主任在暮色中站在我们面前,犹豫了半天才开口,他语速很慢,完全不像他在《西郊集》中的诗句那么流畅、轻快。他说了好一阵,但内容不过是:同学们干了一天的活儿,肯定累了,我代表系领导欢迎你们。我不多说了,现在最重要的是你们快回宿舍,洗洗脸,洗洗脚,早点休息。

  第一次听诗人讲话,只听到了这些,心里有点失望。40多年后想起来,冯先生朴素得真像一位农民老乡。后来我才悟出来,他的魅力也许正出自他的真挚和朴实。

  半年后,冯至先生开始教我们德国文学史,他讲课的口气、语速、风格,还是像那次给我们致欢迎词那样。他的课不是特别吸引人,课堂上笑声也少,但却能够一步一步地把学生引进歌德、席勒等大师们的殿堂。冯主任的学术活动、行政工作和出国任务很多,有时也请他的研究生李淑替他讲德国文学史,李老师风华正茂,很受欢迎。

  在德国文艺批评家中,冯至先生特别推崇莱辛。他认为,学文学读一点文艺批评很有好处,可以提高自己对好作品的鉴赏能力和对坏作品的批判能力。另外,世界上的书籍浩如烟海,还不断有新书问世,即使读完其中一小部分也不可能。唯一的出路是,通过读文艺评论来了解自己没有读过的一些重要的书。

  在德国诗人中,冯先生最喜欢海涅。他援引海涅的一首歌唱纺织女工诗作中的句子时,完全不看讲稿。他向我们热情推荐海涅的明志名句:我是剑,我是火焰……他还给我们讲卡尔·马克思与海涅的故事,说马克思和他的女儿都喜欢海涅,常在一起聊天、喝咖啡,还问一些脑筋急转弯式的问题。马克思的女儿问:什么样的错误最值得原谅?马克思说:相比较而言,轻信朋友的话这样的错误值得原谅;又强调,观察实事比听人家说话更重要,一个行动胜过许许多多的宣言。有一次,他调侃海涅道:诗人当然与凡人不一样。诗人只管才思飞扬、妙笔生花就够了,等饿了的时候,上帝会把烤好的面包放在一个漂亮的小篮子里,用一根绳子从天堂吊到诗人面前……

  我听过冯先生十几堂德国文学史课,唯有这一次在课堂上引起了愉快的笑声。在笑声中,学生们对这位平易近人的德国文学史专家和杜甫诗歌研究的大师,有了更深的理解和更多的爱戴。

订阅须知 - 投稿须知 - 广告合作 - 渠道合作 - 联系我们
Copyright2006 - 2010  www.xxzb.com.cn  All Rights Reserved
版权所有:学习周报社  通讯地址:山西省太原市06069信箱  晋ICP备07500237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