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教师发展基金会会报
西藏自治区报刊出版中心主办
国内统一刊号:CN54-0014
 
首 页
语 文
数 学
物 理
化 学
图 书
试 题
教师版稿件查询
作者姓名: 
教师版投稿热线: 0351-5273515
报 社 热 线
文科编辑中心: 0351-5273596
理科编辑中心: 0351-5373509
图书编辑中心: 0351-5273508
图书订阅热线: 0351-5273519
报纸订阅:0351-5273523
点击申请
点击申请
点击申请
您现在的位置: 语文频道 > 高中语文拓展阅读
呐喊者的寂寞
时间:2011-12-2 13:38:16        作者:王晓瑜        来源:学习周报

  在《〈呐喊〉自序》这篇文章中,“寂寞”一词前后出现十余次,贯穿文章始终。因此对“寂寞”的深层理解,是解读这篇文章的关键。

  《呐喊》的“来由”是“我”对“我在年青时候也曾经做过许多梦”的“不能全忘的一部分”的“回忆”。一般说,现时的冷寂与隔膜往往会使人转向过去,咀嚼那属于昔日的“欢欣”,来暂时安慰现时的冷落寂寞。但鲁迅“精神的丝缕”牵着的依然是“寂寞的时光”,所以回忆对于鲁迅而言仍是寂寞。鲁迅在这里所表达的寂寞,不但是当时他对于外部世界的体验,也是对过去生活的体验。

  文中写道:“凡有一人的主张,得了赞和,是促其前进的,得了反对,是促其奋斗的,独有叫喊于生人中,而生人并无反应,既非赞同,也无反对,如置身毫无边际的荒原,无可措手的了,这是怎样的悲哀呵,我于是以我所感到者为寂寞。”这是一种在自我与环境,与周围人群关系断裂后所产生的孤独的精神体验。可以说,寂寞是当时那批首先觉醒的知识分子生存状态的共同特征,但《〈呐喊〉自序》中所展示出来的寂寞还有着鲁迅这一独特个体所独具的个体性。

  如果说《呐喊》文集中的小说更多地是展示出某一类知识分子的精神共相,那么《〈呐喊〉自序》就是自传性作品,其“寂寞又一天一天的长大起来”的人生阅历有着不可重复的个体性。鲁迅的离家求学,弃医从文,创办《新生》,是对于那种“自为苦”的寂寞的逃离,但这种“走异路,逃异地,去寻求别样的人们”的抗争历程却使他从不断缩小的人群中一步一步地剥离出来,进入更深层次的寂寞。离家求学首先是从中国最广大的群众中剥离出来,而进入一个同样被剥离的群体——较早接触现代世界与现代观念的留学生群体;弃医从文,创办《新生》又使他从学生群体中剥离出来进入一个更小的群体——几个志向相投的朋友;而创办《新生》的失败使得这种剥离持续下去——“不名一钱的三个人”也各自走散了。

  在经历多次梦的破灭之后,在多次努力驱除寂寞却陷入更深层次的寂寞之后,鲁迅的人生进入另一个阶段——S会馆抄古碑。但是我们也很难想象,对于一个“铁屋”中的觉醒者,知道这铁屋的“万难破毁”,知道自己及同类将同这“铁屋”一同毁灭的思想者,能在这样绝望的状态中昏然睡去。如果说在此前所记叙的事件,在寂寞的底蕴上仍然有人世喧嚷的遮蔽,那么鲁迅在这儿展现的就是一个赤裸裸的寂寞世界。这一阶段的鲁迅与前一阶段的不同在于,前一阶段他对一天一天长大的寂寞仍然有着被动承受的意味,而在这一阶段却表现为对寂寞的主动选择。

  鲁迅在回顾其弃医从文的经历时这样写道:“我们的第一要著,是在改变他们的精神,而善于改变精神的是,我那时以为当然要推文艺……”单从语言学的角度看,如果现在“仍以为”,直说“我以为”即可,何必要说“那时我以为”呢?把它置于具体的语境中,其语义显然是“现在已不以为”,由此可以窥见鲁迅对于文艺改变民众精神是否有效的犹疑态度。

  所以,当新文化运动的先驱者们为终于找到变革的新的武器而“慷慨激昂”时,鲁迅却把他们的这种行动称作“大嚷”。既是“大嚷”,那就很难对“铁屋”形成有效的冲击力。鲁迅把他的小说称作“聊以慰藉那在寂寞里奔驰的猛士”的“呐喊”,从“那时我以为当然要推文艺”到现在“聊以慰藉”,我们分明感觉到鲁迅对于以文艺改变精神的有效性的质疑,感觉到鲁迅对于即将兴起的新文化运动结局的悲凉的估计。这也使鲁迅面临着更大的困境:是否要惊醒“猛士”们的好梦,这是一个极难抉择的问题。鲁迅对首先觉醒的青年先驱者极其爱护,极其珍视他们在寂寞里奔驰的勇气 ,因而不愿把自己深以为苦的寂寞告诉他们,给他们造成精神上的痛苦。所以,鲁迅只能独自承受彻骨的“寂寞”,他又一次从群体中剥离出来成为一个孤独的个体。

  (推荐/上海 杨佳宇)

订阅须知 - 投稿须知 - 广告合作 - 渠道合作 - 联系我们
Copyright2006 - 2010  www.xxzb.com.cn  All Rights Reserved
版权所有:学习周报社  通讯地址:山西省太原市06069信箱  晋ICP备07500237号-2